课堂记:第一堂

发稿时间:2018-10-08浏览次数:87

课堂记:第一堂


姜宇清


这是新学期第一次课,也是年轻博士的专业课的绪论课。

绪论课,我以为很重要。教师在此课上像一位导游似的,要将学生导引进专业景区,领略几乎全部的重要教学内容景点,学生一边走一边发问,曲径通幽,峰回路转。这是一个宏观的神奇的有些陌生新鲜的王国,以后这群学子,他们的脚力,眼界,思维,精神要在这里驻留徜徉很久。然后,再走出去。

绪论课,也是一场大戏开场前的开台锣鼓,应富有激情和饱满的格调并具全景视界。

绪论课听下来,我是满意的。特别让我欣赏的一点是年轻博士的“开场白”一点也不白。教师先引入两张图片:一是孔子讲课的图景,类似后人根据庄子寓言画的杏坛讲学图。一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与一群科学家哲学家讨论问题的情形,即拉斐尔的名画《雅典学院》。一东方一西方,情景毕现。再加上老师说的一句话:“希望学生有趣的学习”,我想这在教学内容展开之前的三两声“转轴拨弦”是生动的并富有美感意蕴的。

教学内容是看得见的,教学方式,教学意境有时是看不见的。看不见的部分,但就整体教学效果而言会非常重要。教师在这些看不见的地方发力可能要比看得见的地方还需多。看得见的是知识教学看不见的是智识教学,看得见的是技能教学看不见的是理念教学,看得见的是科学教学看不见的是情感或关涉心灵的教学。须两者有机结合。

这次听课,只是课堂后半部分提出的一个由学生讨论的问题,我略感有一点问题。不是说问题提的不好而是说这个问题提早了是否合适。教学中的问题是门学问,值得探讨。问题本身有问题火候、问题先后、问题主次、问题层次、问题品味等等,须悉心创设。问题摆在那是看得见的,怎么提什么时候提,这也是看不见的。比如一个问题在教学的某个章节段上提出,可能就是小问题具体问题。还是这个问题,放到前头的导论段上提出,可能就是个大问题,在此后展开的教学历程中须防止它的倾斜性使课程结构失衡。